发布信息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供应 » 商务服务 »

广州遗体火化之二次葬的成因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单价: 面议
起订:
供货总量:
发货期限: 自买家付款之日起 天内发货
所在地: 湖南 长沙市
有效期至: 长期有效
最后更新: 2020-11-09 18:32
浏览次数: 64
询价
公司基本资料信息
 
 
产品详细说明
  讣告
      春秋时代,讣告具有严格要求,讣告的信息务必详细准确,一般要写清死者姓名、去世日期、死亡地点等,因为史书依此记载历史事实,《隐公三年》:‘‘巨三月,壬戍,平崩,赴以庚戍,故书之。”周平王是壬戍去世,但是讣告上记载庚戍去世,史书记载周平王“庚戍去世”,这“非不忠也,惩不实。”诸侯逝世须先向国王报丧,然后告知于同盟诸侯、卿大夫,《嘻公二十三年》载:“凡诸侯同盟,死则赴以名,礼也。赴以名,则亦书之。”周王去世必告及诸侯,殡葬当然也有因故未能及时报丧的,这需要在讣告时给予解释,在动乱的春秋时代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如《嘻公七年》:“闰月,惠王崩。襄王恶大叔带之难,惧不立,不发丧而告难于齐。”周襄王稳定局势后,公墓在其讣告中写明了缘由,《嘻公八年》:‘冬,王人来告丧,难故也,是以缓。”人死必须讣告,若不讣告则会受到谴责,《文公十四年》:‘凡崩、莞,不赴,则不书。祸、福,不告亦不书,惩不敬也。”

    吊唁与哭丧
    亲人、朋友收到讣告后要立刻到丧家吊丧,以表示他们的悲痛之情并劝慰墓地死者家属,这就是所谓的吊唁。诸侯去世,卿大夫、士要亲白前去吊丧,吊唁从丧家大门开,边哭边进,《成公二年》:“九月,卫穆公卒,晋二子白役吊焉,哭于大门之外;”诸侯们的哭吊有固定地方,《襄公十二年》:‘凡诸侯之丧,异姓临于外,同姓于宗庙,同宗于祖庙,同族于称庙。”周王去世,诸侯要前往吊唁,不能至者,也要派遣使臣前往吊唁并说明缘由。然王权下降,诸侯愈加蔑视周王,周王逝时也多不至。《文公八年》:“秋,襄王崩”、‘穆伯如周吊丧,不至,以币奔营。”与周王待遇相对,诸侯们的吊丧之礼却比较隆重。诸侯去世不仅王遣使去之,同盟诸侯也必派遣使臣吊彭息《文公元年》:‘元年春,王使内史叔服来会葬”。



广州遗体火化之二次葬的成因_遗体火化,遗体火化服务,遗体火化电话,遗体火化价格,
    根据本人对绵阳崖墓的初步研究和罗二虎先生对四川汉代砖室墓的研究,东汉早中期专用葬品中各种人物俑、动物俑、房屋和水田模型等开始在中小型墓葬中更加丰富多彩,造型更加生动形象,体形更加高大精美,代表了四川汉代塑型艺术的最高水平。与此相对应的,我们认为丧葬习俗商品化在东汉早期或中期偏早阶段得到发展,是它的发展期。到中期偏晚和晚期,四川丧葬习俗商品化达到它的最高点,可以认为是它的兴盛时期。

    这里需要提到的是,丧葬用品商品化趋势的出现和发展,当时社会经济生活中商品经济的繁荣是其主要原因,我们认为殡葬当时选官制度中“举孝廉”的措施和武帝时期开始风靡整个社会的厚葬之风,也是推动墓地丧葬习俗商品化的外因之一。汉代建立和发展了一整套的选官制度,公墓孝廉即孝子廉吏是重要的一科。从汉武帝开始,整个汉王朝把这一科作为定制,要求郡国每年向中央推荐这方面的人才,而且还有人数限定。“孝廉一科,在汉代实乃清流之目,为官吏进身的正途,汉武帝以后,迄于东汉,一些所谓名公巨卿,有不少是孝廉出身,对汉代政权影响很大”}sal。而孝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对逝去长者的厚葬,整个汉代出现了“京师贵戚,郡县豪家,生不极养,死乃崇丧。或至刻金镂玉,糯梓梗格,良田造莹,黄壤致藏,多埋珍宝、偶人、车马,造起大家,广种松柏,庐舍祠堂,崇侈上偕”。这种厚葬之风“东至乐浪,西至敦煌,万里之中,竟相用之”,“边远下士,亦竟相仿效”。很显然,举孝廉和葬俗中的厚葬之风对丧葬习俗商品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关于丧葬习俗商品化的从业人员,我们根据前面的分析就有风水师或巫师、石匠、泥工、手工业作坊主和画工等,他们的身份和社会地位可能都处于社会中下阶层。



广州遗体火化之二次葬的成因_遗体火化,遗体火化服务,遗体火化电话,遗体火化价格,
粤北客家文化亚区,上等丧葬平均费用约为961元,中等丧葬平均费用约为353元。丧葬费用各县差异较大,以南雄县、清远县、始兴县居高;佛冈县地处偏僻,民风朴实,丧葬最低。琼雷汉黎苗文化区,上等丧葬平均费用约为1254元,中等丧葬平均费用约为365元。丧葬费用各县差异较大,遂溪县远高于其他地,上等开吊及修斋蘸酒席费用高达约5000元;昌江县尤低,盖因其居丧很少发讣闻,丧葬较为简朴。
    民国广东丧葬费用在地域差异上,各市县所费皆有高有低,并无多少规律。总体而言,珠江三角洲广府文化核心区,殡葬丧葬所耗费用居于;东江客家文化亚区,丧葬所耗费用居于末位。各地上等丧葬平均费用约为1240元,远远超出政府所提出的标准;中等丧葬平均费用约为388元,略高于政府所提出的标准;下等丧葬平均费用虽未做详细统计,但绝大多数所费不到100元,符合政府所提出的标准。此外,同一城市,由于所属辖区不同,住户贫富不一,身份差异较大,丧葬费用存在着较大悬殊。

    以广州市为例,第一区分署上等之家丧葬费用为1300元,而居住此地的大多旧官僚政客,其丧葬费用要超出此等,“如天官里豪督都府锦荣等街,则大多旧官僚政客居住,故其丧葬费用不止上等价格者,亦在所多有”,第九区正署、二分署,由于商户较多,没有上下等丧事,公墓中等丧葬费用约300元,“段内商店居多,并无上下等丧葬事”;第十二区正署、一分署、三分署、四分署,以河面船户居多,丧葬仪式简单,“用楼船及载棺材鼓乐等项”,上等丧葬平均费用约为533元。
    《粤海关报告汇集》记载:“民国前期,广州工程师月薪40块大洋,墓地水手月薪14块大洋上下,普通苦力每月只挣6块大洋而已”。一块大洋约等于40元,也即其月薪分别约为1600元、560元、240元。“民国十七年,南北政府统一,市面安定,经济复苏,物价开始上涨,大米每石飘升到10.25元,面粉每石也在10元以上”1928年的物价,每石大米10.25元,而民国一石是160斤,下等丧葬费用按100元计,也可购买约1561斤大米。由民国时期居民收入以及物价可以推知,无论是上等、中等,还是下等丧葬费用,对于一个家庭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广州遗体火化之二次葬的成因_遗体火化,遗体火化服务,遗体火化电话,遗体火化价格,
 
更多»本企业其它产品

[ 产品供应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